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艺 >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

编者按:5日,印度空军参谋长达诺亚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军队并没有减少在洞朗地区的存在。同一天,新德里电视台报道称,在印中结束对峙一个多月后,在500名士兵的护卫下,中方已经开始在距离洞朗对峙10公里处的区域内,开始新的道路扩建工作。

印度报业托拉斯称,中国外交部6日在给其的回复中表示,洞朗地区历来属于中国,一直在中方有效管辖之下,不存在争议。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走进

俄罗斯和印度是我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也是金砖国家合作、二十国集团合作的重要成员,与我国均存在重要的利益交会。近期,受一些事件牵动,人们对俄印关系格外关注,认为其互动频繁有针对第三国之嫌。实际上,印度作为俄在亚洲方向重要的伙伴之一,承载着俄罗斯的多重战略期待。

对俄来说,印是其在南亚最重要的战略伙伴,对印关系建立在三个基本价值判断之上。

1、一是重要的非西方体系合作者。俄印在经贸、军工、能源和安全等多个领域拥有良好的合作潜能,不受俄与西方博弈影响,俄印关系因此也被冠以“特殊战略伙伴关系”。俄认为印度长期保持相对于西方的独立性,在多极化发展趋势下,有能力扩大在国际舞台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进而成长为世界性大国,协助俄推动“去西方中心化”的长期目标。

俄印贸易额并不大,2016年只有77亿美元,2012年最高峰时也未超过120亿美元。但印是俄少有的外贸顺差的非独联体成员贸易伙伴,2016年俄对印顺差达29亿美元。

印度的公司也是俄能源产业的重要外资来源,在俄西伯利亚最大的万科尔油田投资权益累积已达49.9%。俄向印度开放市场的积极性很高,今年还向印度宝石生产商人发放了俄远东地区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投资居民证书。

2017年5月印度总理莫迪赴俄出席圣彼得堡经济论坛,成为近年参加该论坛的最高级别外国领导人之一,俄方也坚持派高级别代表团参加莫迪一手创办的“活力的古吉拉特”投资论坛活动。俄经济最活跃的鞑靼斯坦共和国和阿斯特拉罕州也与莫迪的政治基本盘——古吉拉特邦有紧密经济往来。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走进

印度空军装备的俄制苏-30MKI型战斗机

俄印军工合作是两国关系重大亮点

俄对印出口的军事装备总金额约占其近年军事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作为俄制武器装备的重要进口国,印近年引进了坦克、军舰、战机和导弹等一系列先进武器装备。

俄印双方开展了众多联合研制项目,涉及导弹、核潜艇和战斗机等现代军事前沿方向。两国还多次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2、二是多边合作机制中的重要对冲力量。由于综合国力相对下降,俄对如何保持其国际话语权心怀隐忧。印度与其他大国都保持一定距离,因此成为俄在多边合作机制中对冲他国影响力扩大的重要选择。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走进

俄内部一直有观点认为,邀请与中国有一定矛盾的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可以让俄无形中获得“主持人”的身份,从而撬动俄对这个多边协作组织整体上的领导力。在历年的《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中,俄均积极主张深化发展俄印中三方协调机制。

有俄媒评称:“莫斯科希望从新德里到北京的最短距离是经过莫斯科。”

俄积极推动的三方外长会晤已成为三国增进政治互信与合作的重要平台。也正是在俄大力支持下,印度在今年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印度的加入让上合组织面临内部关系复杂化的挑战,同时也赋予了俄在组织内部较为超脱的调解能力,这有助于俄保持对上合组织的影响力。

此外,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没有选择只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独家”对接。在今年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印度与欧亚经济委员会签署了开启自贸区谈判的协议,双方希望通过取消贸易关税促进欧亚经济联盟与印度的联系。

3、三是俄把握新增长极的机遇所在。俄罗斯内部在如何放置对外战略重心方面一直有“东西之争”,其外交政策因此也多有盘桓。但国际格局发展的趋势愈发清楚:未来的新增长极将是亚太地区。

虽然中国的快速崛起有目共睹,但务实的俄外交政策并不想把全部资源押到一个国家身上。作为近年来经济发展势头同样迅猛的国家,印度也是俄罗斯“东方政策”的重点方向之一。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走进

在经济和技术合作方面,蒙受西方制裁的俄罗斯认为唯一没有对自己关上门的大国市场只有中国和印度,同时,鉴于自身技术和产品的竞争力,俄认为印度是自己唯一尚具明显优势的市场。

俄印关系的未来发展也存在障碍和忧患

总体而言,后冷战时代的俄印关系是基于现实导向的大国合作关系。从俄罗斯的角度看,其与印度发展关系的基础混合了体系层面、地区层面和发展层面的考量。

那么,俄印友谊真的是“无障碍”吗?如果单从地缘博弈格局来看,俄印两国互不接壤,天然免除了发生边界冲突的可能性,但这不代表两国关系一定是“美满和睦”的。

经贸关系潜力有限。用俄媒自己话讲:“即使按照规划来看俄印互相都不是主要的外贸伙伴。”俄印贸易额远小于同期的印美和中俄贸易额。即使是被寄予厚望的能源领域,2016年俄印石油贸易额只有4亿多美元,俄还担忧中亚输印天然气的相关管道建设会削弱俄对中亚的地缘影响。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走进

俄印军演

在军工领域,俄非常担忧失去印度这个最大的出口市场,这一点被俄目前视为最可能实质损害俄印关系的因素。俄印军工贸易并非外人想象的那般牢固。

印度军方作为终端用户对俄产品质量和交付时间的批评不绝于耳,而莫迪上台后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迅速靠近,则为美国军工产品挑战俄在印市场地位提供了可能。

最重要的是,良好的军工贸易往往建立在充分的军事互信基础之上,但俄印互信仍有欠缺,两国虽然签署了多个军贸大单,但两军对话交流水平明显跟不上,仍在低水平上徘徊。

俄印双方都担心对方把自己当成战略博弈的砝码,彼此战略合作有两个主要的互信欠缺点:一是与西方的关系,二是中亚、南亚战略。

俄印都比较担忧对方与西方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地缘战略博弈思维惯性极强的俄罗斯不愿看到印美关系迅速升温,十分担心印度倒向美国从而“亲西方化”,但俄自身又缺乏足够的说服工具阻止这种趋势,更不用说扭转;

印度则担忧俄与西方关系的持续恶化会导致中俄更加接近。俄印在应对西方关系方面的分歧将长期存在,成为两国关系的隐忧。

洞朗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陆上邻国俄印在悄然走进

在中亚、南亚战略上,俄印彼此对对方的主要关切并不太“感同身受”:作为曾深陷阿富汗战争的大国,重视阿富汗的政治稳定,为此支持邀请塔利班参与阿政治和解进程,也经常与巴基斯坦开展联合反恐演习。

印度则是巴基斯坦的死对头,把塔利班视为巴基斯坦向克什米尔地区渗透的重要支撑力量,坚决推行对巴限制政策,极力主张将塔利班视为恐怖组织予以严厉打击

俄罗斯、巴基斯坦、中国的相关外交协调工作也被印度视为其处理克什米尔问题的不利因素。俄希望参与更多的多边合作机制,获取更大的利益,愿意与“一带一路”进行对接,甚至考虑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而印度则极担忧俄有关举措会增加印在印巴对峙中的被动因素。(本文来源于《世界知识》杂志,原文分两部分发布,本文为下半部分。有所删减。)

http://www.cpic-ing.com.cn/IpCoG/